海棠书屋 - 科幻小说 - 无限制火影在线阅读 - 27,争先逐进之怨

27,争先逐进之怨

    日向族地。

    弥彦受邀登门,与真在客厅之中交谈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木叶危难之时肯帮助木叶抵御外敌,木叶十分感激你们这份恩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做这些,可不是为了赢得木叶的感激。”弥彦却说出了与先前面对波风水门时全然不同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们自认是在做该做的事、对的事,我们晓组织每个人都有着相同的理念,参加这场战场绝非是为了任何的私心、利益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这番坚毅的模样,真不由道:“你们的理想还真是崇高。”

    弥彦却反问道:“理念崇高些不好吗?那未来的美好世界难道没有实现吗?如果只是希望世界和平就要被嘲讽的话,那这样一个世界才是病态的!”

    他的眼神澄澈而真挚,这世界上从来不少他这样的人,但也如他所说的那样,他这类人总是会被嘲讽为愚蠢。

    真说道:“未来已经不同了,你知道我会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弥彦轻轻摇头:“我不在意过程,只要结果还是那样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开始所抱有的理念是不靠极端武力来创造世界和平,但成立晓组织以来遭遇的种种,以及那些未来的记忆让他警醒。

    这世界不可能所有人的利益都是一致的,有人上去注定也要有人下来。

    为了世界和平,牺牲掉一些人也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真缓缓说道:“我还以为你也是个极致纯粹的人。”

    弥彦则说道:“纯粹的人往往不能成事,必须通透才行,我和我的同伴们遭到了山椒鱼半藏的追捕,只能背井离乡,如果是最初的我,兴许还想着去和山椒鱼半藏交涉,只是不知道到那时候还能不能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真注视着对方,又说道:“没关系,你以后有的是机会复仇。”

    弥彦却平静道:“我并不恨山椒鱼半藏,他只是不愿放手自己的利益罢了,世界和平并不会给他带来什么,反而会让他失去很多,从某方面而言,他是个可怜的家伙,但他让雨之国遭受的苦难,又是他必须用生命才能偿还的罪孽。”

    他说罢,蓦地俯首下去,声音极为坚定:“真大人!请让我追随于您吧!”

    真安静了有会儿,忽地开口:“火之国储君还未继位。”

    弥彦立即抬头来,紧紧看向对方。

    “我会派人陪你一同去。”

    #

    翌日,英雄安眠之地。

    真率领日向一族众人赶到慰灵碑时,这里已有许多人在此等候了,清一色的黑色服饰。

    其中比较醒目的几位,都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比如波风水门、漩涡玖辛奈他们。

    自来也的手臂还由纱布吊在身前,伤势尚未痊愈,同纲手站在前列。

    真目光在此处扫了一眼,并未见到大蛇丸的身影。

    不过真的到来,却是惹来了不少人的瞩目,一个個心思各异,有的则是小声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慰灵碑的周围便是大片的墓碑群,这里经历了紧急的扩建,又增加了两千多个位置。

    真站在人群的第二列,目光在那慰灵碑上寻了许久,可上面的名字实在太多了,密密麻麻的让人眼花缭乱,他的位置也不算近,并没有见到什么熟悉的名字。

    水户门炎说着悼词,人群中有人忍不住地小声啜泣。

    这儿的气氛全程沉抑且安静,无人喧哗,有人按捺着心绪。

    祭奠的仪式进行了近一个小时,等到祭礼结束,人群才缓缓散去。

    “真。”水门出声喊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下午的上忍会议,你也到场吧。”

    真看了过去,见他身侧站的还是那几人,便道:“既然是上忍会议,我一个中忍去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鹿久闻言则道:“这场战争能取胜,你功不可没,自然完全有资格出席。”

    真缓缓摇头:“没必要破坏规矩,上忍会议是为了决策村子里重大事件才举行的,我各方面都还欠缺,就不与诸位前辈、大人同席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真便带着日向一族的众人离去了,留水门和鹿久在那儿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他们原本的打算是在这场上忍会议上提及四代目火影人选之事,但日向真不愿参加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按理说现在的这种情况,日向真不可能没有动作的,又怎么会错过这种重大会议。

    他难道不怕他们在会议上直接决定了让水门出任四代目吗?

    鹿久沉吟半晌,才道:“我们继续按计划行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水门默默点头,最后看了眼慰灵碑,也与玖辛奈离去了。

    渐渐地,这儿的人越来越少,自来也看了眼身旁,见还站着一位年轻人。

    猿飞明日间,三代目火影的长子。

    丧父之痛,不会比他少多少。

    自来也轻叹口气,走到他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猿飞明日间看着碑上自己父亲的名字,突然说道:“我是不是误会了自己的父亲?”

    自来也不由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猿飞明日间低声道:“他给我的最后那个任务,是让我在战场上保护人柱力的安全,时刻与日向真、玖辛奈待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但有人告诉我,我该趁那时候杀了日向真……”

    自来也皱起眉头:“谁对你这么说的?”

    猿飞明日间默默摇头。

    “日向真确实该死!”

    旁边倏地响起个声音来,是纲手,冰着一张脸在那儿。

    她冷声道:“如果猿飞老师当初早听我的话,把这个祸害除掉就什么事也没有了!”

    自来也当即沉声道:“纲手!”

    纲手冷笑道:“怎么,你难道真的觉得,猿飞老师的死和日向真无关?”

    自来也神色一滞,这种事他怎么可能不知晓,不止是他,整个木叶的高层近乎都能猜到。

    但是,三代目火影对日向真的杀心,同样也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知道了又怎样,和日向真撕破脸皮?

    现在这种局势,可能吗?这只会让局势更加混乱,破坏掉水门和鹿久他们的计划。

    自来也最终无力地叹气:“相信水门吧。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也只能这么说。

    纲手沉眸说道:“相信他有什么用,他难道会为猿飞老师复仇吗?”

    “即便他当了火影,又能做什么?!”